roteou

今天的昨天叫明天

郑基石篇

三十岁这一年的郑基石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hiphop界有名的rapper,Simon D,随时随地都在撩妹的弘大总统。活的看似自由自在,却永远被看不见的左眼束缚。
新年时候的高中同学聚会,有人问他,怪不怪李星和。他想了想,说怪啊。
在搅得他的人生天翻地覆之后,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天回家之后,他看见柜子里摆着的他十九岁时的照片,又想起了十六岁的李星和。
十六岁的少年从首尔转学而来,说着一口流利的标准语,声音好听的要命,穿着白色的衬衫,笑起来傻傻的,却又很温暖很温暖。学校里起码有一半的女生喜欢他——剩下的那一半喜欢的则是郑基石自己。朋友开玩笑说自己的校草位子被人抢走了,他就起了好奇心,顺路拐去了高一,看到了在空教室里写rap的李星和。
李星和是他身边唯一的一个真的懂hiphop的人,他们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彼此最特别的朋友。
他们一起做音乐,一起看书,一起唱rap,一起坐在学校高高的天台聊天开玩笑,李星和总是喜欢说一些很无聊的笑话,但却总能把他逗笑,除了李星和谁也做不到。他们第一次自己写beat,第一次上台演出,第一次觉得自己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了怎么样都不想放开的程度,他和李星和之间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他想起来,就觉得心里酸酸甜甜的,又有点涩涩的痛。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大概就是两个人之间的情愫被他的追求者发现,疯子一样的女人和她的疯子哥哥——他的死对头,抓了李星和,而他为了保护李星和,被打的左眼视网膜脱落。
他永远忘不掉最后一次见到李星和时,他的样子。
身姿单薄的少年,染血的白衬衫,满脸的鲜血。
他眼里满的要溢出来的是什么?是痛苦吗,是后悔吗,还是歉疚呢?
他很想开口对他说,你别哭,我没事。
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李星和停在医院阴暗的走廊里,而自己被越推越远。
他觉得有什么消失了,他想抓住,但什么也抓不住。
郑基石住院的时候,李星和一次也没有出现,电话号码也成了空号,听来看他的人说,李星和再也没有在学校出现过,谁都找不到李星和。医生告诉郑基石,他失去自己的左眼视力时,他几乎疯狂。他像只捍卫自己领地的雄狮,对所有人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最后,是李星和好友金慧海的来访,则把他逼成了囚在牢笼里,拔去了牙齿的狮子。
李星和被家人强制性的送出国了——其实也不能算是强制,他觉得自己害了郑基石,害怕郑基石会讨厌他,所以就干脆跑得远远的了。
后来,他就从釜山来了首尔,他一边继续着自己和李星和都喜欢的事业,一边等着没良心的李星和回到他的身边。可是,他一直等不到李星和,等的时间太过漫长,也真的太过孤单,他试着放弃等待,去喜欢别人,却怎么也做不到。
再后来,他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变成了游戏人间,从来不为任何人停留的Simon D。
其实,他已经有点绝望了,当年那点小情愫能不能让李星和跟他一样坚持到现在呢?他真的没有什么把握。
他总在午夜梦回时,梦见李星和抱着别的女人,或男人。然后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
直到有一天,朴宰范拿了一段beat让自己帮忙听,他的人生终于有了转机。
朴宰范在他退出super team以后,就一直在邀请他加入AOMG,朴宰范自己的的音乐厂牌。
他始终犹豫不决。
那段beat是个叫Gray的新人制作人写的,完成度很高,非常的有sense。就连他也忍不住要动心了,一时的动摇,就让朴宰范把他拉到了AOMG去见那人。
朴宰范对他说,哥你就去跟Gray聊聊吧,他真的很有才华,哥你想要的曲子他一定能给你写出来的。
他想了想,决定要去看看那个让朴宰范推崇不已的小新人。
朴宰范给小新人弄了间工作室,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熟悉的嗓音,让他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他转身对跟在身后的朴宰范说,I'm in.
然后鼓足勇气开起了那扇也许将改变一切的大门。
青年坐在桌前,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明知道有人进来了也没有回过头。
他看着那侧脸,很轻的叫了一声李星和。
在写beat的青年,在音乐声里一颤,停了下来。又过了一会,才勉强的转过身,对郑基石说:"好久不见,基石精。"
十六岁的李星和,二十七岁的李星和。
等了十一年,郑基石的山花精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