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eou

「内梅」同类 C1

我叫Iris,来自阿根廷,目前在巴塞罗那俱乐部的法务部工作。
说实话,这对我来说可并不是一份多么轻松的工作,不止是因为这里永无止境的忙碌。或许,你可以试着想一想一个年轻的阿根廷姑娘在距离家乡万里之遥的欧洲,为一家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足球俱乐部工作,并且这还是一家世界最顶级的足球俱乐部时的情景。
尽管我在巴塞罗那生活的年份,远比在阿根廷要来的多的多,但这里的人们还是乐此不疲的把我和他们分成本地人和外来者,这样的行为总是让我倍受煎熬。虽然我知道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我十数年不改的乡音首当其冲的要负一大部分的责任。
就算如此,我也依然十分珍惜在这家俱乐部的每一个日子。别误会,我已经不是球迷啦,自从我最喜欢的那个球星退役,我就再没完整的看过任何一场球赛了。
尽管我清楚的知道,时间从不会为任何人停止,足球也不会永远青睐某一个少年,再伟大的球星也有光芒淡去的一天,但就算我亲眼见过了巴萨队魂的忍痛告别,目睹了大佬时代的无奈终结,也与小白在诺坎普不舍别过,也仍然遗憾于属他的时代竟这样出人意料的戛然而止。
他仍在巅峰状态,仍是活着的传奇,坐拥三冠又带领国家队艰难的夺下了世界杯,那是一个太过美妙的夏天。但就在那个夏天悄然结束的时候,他却突然选择退役。踏着再无遗憾的脚步离去,给后来人立起了难以逾越的丰碑,却叫我在他的告别仪式上哭成了泪人。
现在,我为巴萨工作,我知道每一场球赛的结果,也偶尔在会俱乐部的电视上瞥到球员的高光一刻,却再没有完整的看过任何一场球赛,不管是联赛还是欧冠,不管是巴萨还是其它球队,我总是认为少了他的球场,就是不完整的。
而一场不完整的球赛,看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了,关于他的一切,我暂时就只说到这里,因为现在我不得不把话题转到另一个人的身上了。
我在巴塞罗那的san tanfei大街拥有一栋独居的房子,是父母送我的成年礼物。我房子的正对面以及左手边分别有一栋被空置了很多年的房子,甚至早在我搬来这里之前就已经人去楼空,并再无人入住。
一直到几个星期前,左边的那栋房子里搬进了一个我一点都不喜欢的新邻居——现如今这座城市最出名的那个球星。
Neymar。
我想你一定听过这个名字,尽管我就个人来说并不怎么喜欢这个跟我差不了几岁的巴西男人,但我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个极为出色的球员,或者说,又一个来自巴西的伟大球星。
继Ronaldinho之后又一个征服了诺坎普的巴西天才——ronnie与neymar,一个为他让路为他奠定了王朝的基底,一个则继承了他留下的王朝大业。我爱ronnie,而neymar,却叫我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当我再次跟Sergio抱怨起,我有多不喜欢neymar做我邻居这件事时,这个跟我同样来自阿根廷的年青球员,他说我是迁怒。因为我深爱的那人的退役,而迁怒于neymar。
为此,我很认真的考虑了这种说法的可能性,然后又很认真的否认了这种说法。
我知道,很多人作为他的球迷,对没有任何过渡轻松接过他王国的neymar,总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即便知道他的离去,与neymar的上位没有丝毫关系,但心里还是没办法释怀。但我不是,关于neymar接手他的王国这件事,我是乐见的,毕竟除了他,我也想不起还有谁能扛起这座已经习惯了高处的诺坎普了,更不要说他自己也一早就选择了neymar做他的继承人。
多年前诺坎普的国王与王子,是ronnie与他,ronnie悲伤落幕,而他从巴西人的手里接过王位,建立了他的王朝,又在多年以后再度上演国王与王子的传奇故事——只不过是这一回,他是国王,而王子却换作了比他小五岁的巴西青年Neymar。
国王退位,朝代更迭,王子终有一日要君临天下,我又怎么会因为这个去迁怒他呢?
更何况,现在的Neymar对于巴萨来说确实是个好国王,至少他把胜利长久的留在了诺坎普,就像他当初做的一样。
所以,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讨厌ney的?
sergio霸占了我的办公室,试图从我的嘴里得到他一直所困惑的那个答案,在他看来,neymar在球场上是个很好的球员,球场下也是个很友好的人,热情洋溢,却又保持着他的分寸不会逾越雷池半步,叫人跟他相处时总是很舒心的,所以尽管他们一个是巴西老大哥一个阿根廷小甜菜,但关系也好的惊人。
他一度想要说服我,放下对neymar的偏见与他好好相处,却每每无功而返。

——未完成——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