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eou

今天的昨天叫明天

郑基石篇

三十岁这一年的郑基石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hiphop界有名的rapper,Simon D,随时随地都在撩妹的弘大总统。活的看似自由自在,却永远被看不见的左眼束缚。
新年时候的高中同学聚会,有人问他,怪不怪李星和。他想了想,说怪啊。
在搅得他的人生天翻地覆之后,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天回家之后,他看见柜子里摆着的他十九岁时的照片,又想起了十六岁的李星和。
十六岁的少年从首尔转学而来,说着一口流利的标准语,声音好听的要命,穿着白色的衬衫,笑起来傻傻的,却又很温暖很温暖。学校里起码有一半的女生喜欢他——剩下的那一半喜欢的则是郑基石自己。朋友开玩笑说自己的校草位子被人抢走了,他就起了好奇心,顺路拐去了高一,看到了在空教室里写rap的李星和。
李星和是他身边唯一的一个真的懂hiphop的人,他们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彼此最特别的朋友。
他们一起做音乐,一起看书,一起唱rap,一起坐在学校高高的天台聊天开玩笑,李星和总是喜欢说一些很无聊的笑话,但却总能把他逗笑,除了李星和谁也做不到。他们第一次自己写beat,第一次上台演出,第一次觉得自己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了怎么样都不想放开的程度,他和李星和之间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他想起来,就觉得心里酸酸甜甜的,又有点涩涩的痛。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大概就是两个人之间的情愫被他的追求者发现,疯子一样的女人和她的疯子哥哥——他的死对头,抓了李星和,而他为了保护李星和,被打的左眼视网膜脱落。
他永远忘不掉最后一次见到李星和时,他的样子。
身姿单薄的少年,染血的白衬衫,满脸的鲜血。
他眼里满的要溢出来的是什么?是痛苦吗,是后悔吗,还是歉疚呢?
他很想开口对他说,你别哭,我没事。
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李星和停在医院阴暗的走廊里,而自己被越推越远。
他觉得有什么消失了,他想抓住,但什么也抓不住。
郑基石住院的时候,李星和一次也没有出现,电话号码也成了空号,听来看他的人说,李星和再也没有在学校出现过,谁都找不到李星和。医生告诉郑基石,他失去自己的左眼视力时,他几乎疯狂。他像只捍卫自己领地的雄狮,对所有人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最后,是李星和好友金慧海的来访,则把他逼成了囚在牢笼里,拔去了牙齿的狮子。
李星和被家人强制性的送出国了——其实也不能算是强制,他觉得自己害了郑基石,害怕郑基石会讨厌他,所以就干脆跑得远远的了。
后来,他就从釜山来了首尔,他一边继续着自己和李星和都喜欢的事业,一边等着没良心的李星和回到他的身边。可是,他一直等不到李星和,等的时间太过漫长,也真的太过孤单,他试着放弃等待,去喜欢别人,却怎么也做不到。
再后来,他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变成了游戏人间,从来不为任何人停留的Simon D。
其实,他已经有点绝望了,当年那点小情愫能不能让李星和跟他一样坚持到现在呢?他真的没有什么把握。
他总在午夜梦回时,梦见李星和抱着别的女人,或男人。然后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
直到有一天,朴宰范拿了一段beat让自己帮忙听,他的人生终于有了转机。
朴宰范在他退出super team以后,就一直在邀请他加入AOMG,朴宰范自己的的音乐厂牌。
他始终犹豫不决。
那段beat是个叫Gray的新人制作人写的,完成度很高,非常的有sense。就连他也忍不住要动心了,一时的动摇,就让朴宰范把他拉到了AOMG去见那人。
朴宰范对他说,哥你就去跟Gray聊聊吧,他真的很有才华,哥你想要的曲子他一定能给你写出来的。
他想了想,决定要去看看那个让朴宰范推崇不已的小新人。
朴宰范给小新人弄了间工作室,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熟悉的嗓音,让他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他转身对跟在身后的朴宰范说,I'm in.
然后鼓足勇气开起了那扇也许将改变一切的大门。
青年坐在桌前,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明知道有人进来了也没有回过头。
他看着那侧脸,很轻的叫了一声李星和。
在写beat的青年,在音乐声里一颤,停了下来。又过了一会,才勉强的转过身,对郑基石说:"好久不见,基石精。"
十六岁的李星和,二十七岁的李星和。
等了十一年,郑基石的山花精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试笔,打算写文

「内梅」同类 C1

我叫Iris,来自阿根廷,目前在巴塞罗那俱乐部的法务部工作。
说实话,这对我来说可并不是一份多么轻松的工作,不止是因为这里永无止境的忙碌。或许,你可以试着想一想一个年轻的阿根廷姑娘在距离家乡万里之遥的欧洲,为一家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足球俱乐部工作,并且这还是一家世界最顶级的足球俱乐部时的情景。
尽管我在巴塞罗那生活的年份,远比在阿根廷要来的多的多,但这里的人们还是乐此不疲的把我和他们分成本地人和外来者,这样的行为总是让我倍受煎熬。虽然我知道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我十数年不改的乡音首当其冲的要负一大部分的责任。
就算如此,我也依然十分珍惜在这家俱乐部的每一个日子。别误会,我已经不是球迷啦,自从我最喜欢的那个球星退役,我就再没完整的看过任何一场球赛了。
尽管我清楚的知道,时间从不会为任何人停止,足球也不会永远青睐某一个少年,再伟大的球星也有光芒淡去的一天,但就算我亲眼见过了巴萨队魂的忍痛告别,目睹了大佬时代的无奈终结,也与小白在诺坎普不舍别过,也仍然遗憾于属他的时代竟这样出人意料的戛然而止。
他仍在巅峰状态,仍是活着的传奇,坐拥三冠又带领国家队艰难的夺下了世界杯,那是一个太过美妙的夏天。但就在那个夏天悄然结束的时候,他却突然选择退役。踏着再无遗憾的脚步离去,给后来人立起了难以逾越的丰碑,却叫我在他的告别仪式上哭成了泪人。
现在,我为巴萨工作,我知道每一场球赛的结果,也偶尔在会俱乐部的电视上瞥到球员的高光一刻,却再没有完整的看过任何一场球赛,不管是联赛还是欧冠,不管是巴萨还是其它球队,我总是认为少了他的球场,就是不完整的。
而一场不完整的球赛,看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了,关于他的一切,我暂时就只说到这里,因为现在我不得不把话题转到另一个人的身上了。
我在巴塞罗那的san tanfei大街拥有一栋独居的房子,是父母送我的成年礼物。我房子的正对面以及左手边分别有一栋被空置了很多年的房子,甚至早在我搬来这里之前就已经人去楼空,并再无人入住。
一直到几个星期前,左边的那栋房子里搬进了一个我一点都不喜欢的新邻居——现如今这座城市最出名的那个球星。
Neymar。
我想你一定听过这个名字,尽管我就个人来说并不怎么喜欢这个跟我差不了几岁的巴西男人,但我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个极为出色的球员,或者说,又一个来自巴西的伟大球星。
继Ronaldinho之后又一个征服了诺坎普的巴西天才——ronnie与neymar,一个为他让路为他奠定了王朝的基底,一个则继承了他留下的王朝大业。我爱ronnie,而neymar,却叫我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当我再次跟Sergio抱怨起,我有多不喜欢neymar做我邻居这件事时,这个跟我同样来自阿根廷的年青球员,他说我是迁怒。因为我深爱的那人的退役,而迁怒于neymar。
为此,我很认真的考虑了这种说法的可能性,然后又很认真的否认了这种说法。
我知道,很多人作为他的球迷,对没有任何过渡轻松接过他王国的neymar,总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即便知道他的离去,与neymar的上位没有丝毫关系,但心里还是没办法释怀。但我不是,关于neymar接手他的王国这件事,我是乐见的,毕竟除了他,我也想不起还有谁能扛起这座已经习惯了高处的诺坎普了,更不要说他自己也一早就选择了neymar做他的继承人。
多年前诺坎普的国王与王子,是ronnie与他,ronnie悲伤落幕,而他从巴西人的手里接过王位,建立了他的王朝,又在多年以后再度上演国王与王子的传奇故事——只不过是这一回,他是国王,而王子却换作了比他小五岁的巴西青年Neymar。
国王退位,朝代更迭,王子终有一日要君临天下,我又怎么会因为这个去迁怒他呢?
更何况,现在的Neymar对于巴萨来说确实是个好国王,至少他把胜利长久的留在了诺坎普,就像他当初做的一样。
所以,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讨厌ney的?
sergio霸占了我的办公室,试图从我的嘴里得到他一直所困惑的那个答案,在他看来,neymar在球场上是个很好的球员,球场下也是个很友好的人,热情洋溢,却又保持着他的分寸不会逾越雷池半步,叫人跟他相处时总是很舒心的,所以尽管他们一个是巴西老大哥一个阿根廷小甜菜,但关系也好的惊人。
他一度想要说服我,放下对neymar的偏见与他好好相处,却每每无功而返。

——未完成——